推薦閱讀
八項規定 改變中國

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其前途命運取決于人心向背。人民群眾反對什么、痛恨什么,我們就要堅決防范和糾正什么。(來源:12月8日,新華社)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全黨理想信念更加堅定、黨性更加堅強,黨和國家的各項事業發展有了更加堅強政治保證。但黨面臨執政環境的復雜性和復雜性,黨內的思想、組織和作風不純等突出問題。實踐證明,管黨治黨,關系黨國家民族前途命運,必須下更大決心、勇氣、氣力抓緊抓好。 5年前,《八項規定》出臺,全面從嚴治黨由此“破題”,開啟了一場正風肅紀、激濁揚清、刷新吏治的作風之變。5年后,當初僅僅600余字之規定,卻扭轉著時代風氣的深刻變化,使黨風政風煥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強大的威懾力,依然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手段,只憑這一點,它已遠超當初許眾人預期;而且,當時認為公款吃喝等中國官場的“老大難”問題,竟然出現如此顯著改善。 作風建設,成績斐然。5年來,黨中央以身作則,率先垂范,身體力行,把八項規定作為作風建設切入點,把全面從嚴治黨為突破口,緊盯重要節點,從件件具體問題抓起,堅決杜絕“節日腐敗”。截至今年10月,全國累查處超19.32萬起,處理超26.3人,黨政紀處分超14.5萬人,真是累累碩果,成績卓著,體現了黨中央全面從嚴治黨和狠抓作風建設的堅定決心與毅力。 這5年來,具體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風建設滿意“答卷”。一開始就堅持問題導向,從具體的、細小的問題抓,從月餅、粽子等“小事小節”入手,狠剎“四風”。截至今年10月,全國查處違規公款吃喝等三類突出問題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僅占3.5%。顯然看出,違紀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減少,這更足以證明:八項規定,改變中國。 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創新監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聯網、新媒體和新技術,大大拓寬監督渠道,相信群眾,依靠群眾,形成群眾監督的濃厚氛圍;“八項規定”修改實施細則,著重對改進調查研究等方面內容,作了全面規范、細化和完善;中紀委推出八項規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氣,換新天。十八大以來,中央十二輪巡視和各級巡視巡察均把作為重要監督內容和監督手段逐漸固化為制度,構筑成反腐“天羅地網”,讓隱變“四風”無處藏身。 八項規定,改變中國。只有將八項規定深入人心,徹底轉變工作作風,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針政策落到實處,才能不斷推動黨的事業前進,得到群眾的擁護,中國的明天才會希望。才能讓百姓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變化,不斷深入人心,人民滿意,世界關注,“八項規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國大地,讓中國政治生態煥然一新。

更多神州觀察
如何"剎"住青少年體質"開倒車...

5月25日,全國政協委員、民盟中央副主席程紅在政協大會發言指出,我國兒童青少年體質健康主要指標連續20多年下降,33%存在不同程度健康隱患,小眼鏡、小胖墩、小糖人等情況突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軍事 > 正文

解放軍空降兵加速轉型成為合成“飛行軍”

日期: 2020-05-07 16:02:34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郭慶 蔣龍   編輯:曉林   
分享到:

5月6日,在空降兵某合成旅大操場上,千余名官兵莊嚴列陣,隆重舉行我國自主研發的某型輪式裝甲車授裝儀式,見證“飛行軍”再添“風火輪”的特殊時刻。

    負責接裝工作的助理員楊亮介紹,作為新型信息化裝甲裝備,該車戰略機動能力強、火力打擊能力精、綜合防護性能優,適用于我軍主力機型進行空運空投,能與裝備空降兵的另一款履帶裝甲戰車配合使用,“它的列裝并形成戰斗力,將填補空降兵在輪式裝甲裝備方面的空白,也標志著空降兵‘空中機械化’‘信息化建設’邁上了新臺階?!?/p>

    授裝儀式一結束,10余臺新列裝的輪式裝甲車就駛向訓練場,展開人裝結合訓練。該旅旅長鄭迎軍表示,在新車研制生產時,旅里就組織官兵分批到裝備生產廠家跟崗見學,提前培養出了一批技術尖子和操作骨干,如今新車到位后更是爭分奪秒進行訓練,爭取早日形成戰斗力。

    據了解,空降合成旅是改革調整后空降兵新組建成立的新型空降作戰力量,擁有步兵、炮兵、偵察兵、裝甲兵、通信兵等10多個專業兵種,但武器裝備建設還存在系統不配套、結構不合理、信息化程度低、體系功能弱等問題,演習演練中還存在“各自為戰”等現象。

    鄭迎軍介紹,隨著該車的列裝,其車載指控通信平臺和網絡,能將作戰單元、偵察單元、指控通信單元等聚合形成一體化作戰體系,以往“聯不上、聯不好”等問題將得到有效解決,切實形成體系制勝優勢。

    今年是空降兵成立70周年,空降兵武器裝備建設也走過了70年跨越式發展歷程。組建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空降兵受限于裝備水平和“陸軍老大哥”的傳統思想,始終沿襲“一人一具傘一桿槍”的輕裝模式,僅能空投120公斤以內的武器裝備,飛在空中卻走在地面,處于“空中步兵”的艱苦發展階段。

    “在戰場上沒有重火力就沒有發言權?!毙轮袊着?2名傘兵之一、開封干休所退休老干部王福榮說,那個時候空降兵參加全軍對抗演習,著陸后全靠兩條腿跟對手的坦克輪子賽跑,靠輕武器迎“敵”。王福榮說:“今天看到新型輪式裝甲車列裝,我很高興,空降兵一著陸就有了重家伙,也算是圓了我們老一輩空降兵的心愿?!?/p>

    重裝空投這扇大門打不開,空降兵的機械化就無法實現,建立在機械化基礎上的信息化更無從談起。曾任空降兵研究所所長的高級工程師李振波介紹,“上個世紀90年代初我們走出國門看到,俄空降兵利用空降型戰車打得對手落花流水,而我們還只能空投單薄的小件裝備,差距是明顯的?!?/p>

    “這對中國空降兵是不小的刺激?!痹诩涌燹D型發展、增強戰斗力的現實要求下,空降兵的發展走上了重裝機械化的道路。這一時期,空降兵部隊被軍委確定為應急機動作戰部隊,由此進入發展“快車道”。

    2000年8月,空降兵成功進行了一次連投30件作戰物資的試驗,超過國外一次連投最多22件的紀錄,這是空降作戰物資實施快速補給最有效的方法,從此,空降兵有了可靠的“機動式倉庫”。

    2002年6月,黃河灘頭,重型裝備的空降空投取得歷史性突破,空投重量達到××噸,保證了各種車輛、火炮等大型裝備能隨機空投,為重型裝備伴隨空降作戰創造了技術條件。

    2005年8月,在膠東半島,重型裝備3件連投實施成功。中國繼美國、俄羅斯等少數國家之后掌握了這一關鍵技術,使空降兵遠程突擊能力實現歷史性突破。

    伴隨著空降空投的一次次突破,空降兵裝備建設快速向前發展,空降兵戰車、猛士突擊車、大口徑自行火炮等一批適合陸戰、空戰的重型武器裝備,經過更新換代和空投試驗,陸續“為我所用”。

    利用重型裝備遠程機動的特點,空降兵探索大規模集群空降作戰,并在實施垂直打擊、非接觸作戰等基礎上,首次提出了全域作戰、全譜反應的新理論,使以往慣常使用小分隊突襲的“尖刀”成為如今遠程直達、重裝出擊、威力更大的“鐵拳”。

    2008年9月,內蒙古草原深處,“礪兵-2008”演習拉開帷幕:高空,人裝同機空降、翼傘滲透、空中布雷等新技術大顯身手;低空,直升機突擊、越點攻擊等新戰法讓“敵”防不勝防;地面,新型空降兵戰車縱橫馳聘,機動靈活……空降兵憑借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牢牢地掌握著戰場的主動權。

    自此,空降兵完成了由“鐵腳板”到“摩托化”,再到“半機械化”“機械化”的升級,作戰力量結構也由單一兵種發展成為步兵、炮兵、裝甲兵、導彈兵、航空兵等多元力量復合組成的“空中集團軍”,初步形成了主戰裝備機械化、作戰裝備空降化、戰場機動立體化。

    2007年4月,是空降兵裝備建設中的又一個“里程碑”:隨著空降兵團指揮信息系統正式交付使用,空降兵開始探索基于信息系統的模塊化空降作戰模式。他們超越過去沿用多年的分散編制,提出適應未來空降戰場需求的“模塊整合”概念,地面攻擊、空中支援、火力打擊、特種分隊等均作為獨立模塊,根據作戰需要靈活編組使用,部隊加速轉型成為“空中合成部隊”。

    在2013年一次全軍演習中,空降兵展示了全新戰斗力:在電子對抗分隊強電磁干擾下和炮兵火力支援下,由地面攻擊、空中突擊、火力打擊等作戰要素組成的合成化部隊 “攥指成拳”,從正面、側面、空中、后方多方位對“敵”實施空地協同突擊,完成對多目標的打擊奪控。有媒體評論:空降作戰正式向“合成化”邁進。

    2017年,歷經新一輪改革重塑后,空降兵整建制納入聯合作戰指揮和力量體系,擔負起在多個戰略方向、多個戰場環境與多軍兵種實施“空地一體化”作戰任務的重任,對武器裝備體系支撐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瞄準融入聯合作戰體系,空降兵重點發展航空投送、空地突擊、指揮控制、引導打擊等新型武器裝備,按照“成模塊、成單元、成建制、成體系”的鏈條式規劃,空降兵武器裝備建設大步邁向信息化、體系化。

    “未來戰爭中,諸軍兵種一體化聯合作戰是趨勢,空降兵單獨使用是相對的?!笨战当筷牨U喜坎块L汪曉陸介紹,空降兵在聯合作戰體系中可依據戰場需要模塊化編成,可輕便也可重裝,我們將在“全面機械化”和“空地一體化”的基礎上,結合自身特點,逐步打造出中國特色體系化作戰能力、能勝任新時代使命任務的空降兵。

    裝備的發展進步推動空降勁旅在新質戰斗力建設上不斷換羽騰飛。一次作戰能力檢驗任務中,空降兵某旅整建制快速投送至千里之外的草原深處,著陸后通過信息化系統聚合成“拳”,成功搶控重要目標;一次空降突擊演練,“雷神”突擊隊跨??战抵边_島礁,通過新型指控和偵察裝備構建起實時、透明的戰場態勢,指揮員坐鎮后方“中軍帳”對戰場態勢了然于胸。

    從“空中步兵”到“空中集團軍”再到“空中合成部隊”,裝備升級換代同樣呼喚新型空降尖兵??战当贫ㄈ瞬抨犖榻ㄔO規劃,通過戰役集訓、比武強訓、崗位輪訓、送學培訓等方式,加強作戰人才建設和培養,并將信息素養作為選拔考核的重要指標,多措并舉提升官兵信息化素質。

    2019年夏天,粵北某地,數百名全副武裝的傘兵伴隨戰車火炮從天而降,如一把銳利的尖刀,迅速在“敵”前沿撕開缺口……參加演練的步、炮、工和航空兵等按空域、高度、時間、目標與殲擊機、導彈、輕武器的聯合火力密切配合,實施“空地一體、立體突破、整體作戰、縱深打擊”,一大批“高科技通”“外軍通”“戰法通”“裝備通”在實戰中各顯神威。

    目前,空降兵作戰部隊90%的營連主官參加過聯合作戰演訓任務,60%以上的作戰骨干具備“一專多能”武器運用本領,一批高素質人才正脫穎而出,推動部隊戰斗力實現新跨越。(郭慶 蔣龍)

看不清?點擊更換
更多股市
更多一帶一路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